大鼻涕

© 大鼻涕 | Powered by LOFTER
 

再加一岁,没东西可以拿来庆祝

狗病了,一个传染俩,去看医生吊针搞到深夜,回到家抽空糊涂。

今旧两年真的很废,令人失望,失落像空气一样包围我,进出我的身体,没有好事发生,也没有自己创造好事。我把一些循规蹈矩的东西给予太多想法,

评论
热度(5)